2022年3月30日 星期三

中國近三十年思想流派的積累與試錯

 https://www.linking.vision/?p=9991


為歷史劃界,不可率意而為,過去三十年是否可以成為一個獨立整體,很多人大概會發出疑問。以鄧小平南巡為開端,確實「走進了新時代」,但官方意見,「新時代」還在走向新的輝煌,而不是到此為止。


回顧這三十年,我們認為,因改革開放共同的政治與經濟背景,中國社會出現了多個思想流派。他們或因對不同時段歷史的推崇,或因對現代化成功的理解以及對社會矛盾的診斷觀點差距甚遠,進而展開多個層面的思想交鋒。這些交鋒,興致勃勃,卻又意猶未盡地掩旗息鼓。我們認為,過去三十年的思想交鋒,有起有落,與之前的八十年代和未來一段時間的「新領袖時代」都不同,這三十年的思想交鋒可以構成一個整體,有必要對其進行記錄與反思。


這三十年來,因書籍的流通、互聯網的傳播、市場化媒體的興起,以及龐大的思想消費者的出現,形成了一個思想市場。這個市場發揮作用,推動了一些思想流派的形成。八十年代,中國固然也曾風雲鼓盪,但思想者們,更多是目光朝上,與政府高層有或明或暗的聯繫。而九十年代以來,雖然也有與體制關係密切者,替政府思考未來,但也有另外一批人出現,他們從一個個體的公民視角出發去思考,只是思考我們個體人的未來,比如思考女性的權益、工人的權益等等。他們嘗試影響的只是另外的公民。中國知識份子,究竟是目光向上、爭奪掌權者那裡的影響力,還是目光向下、爭奪大眾的影響力,差距甚遠。後者在擴大,這可謂中國歷史發展的一個巨大變化。


這三十年來,自由主義、保守主義、女權主義、民主社會主義、國家主義、新左派、老左派、新儒家、新權威主義等等思想流派眾聲喧譁,有人推崇哈耶克、有人推崇施米特、有人推崇康有為、有人推崇胡適,也有人推崇毛澤東……今天,各個思想流派,都在走向低迷,固然有政治壓縮思想空間的原因,但內在的智識誤區,也在制約其自身的發展。聚焦中國知識份子的思想爭鋒,除了讓我們更深入理解中國歷史的糾葛之外,亦可思考:他們為人類普世思想留下了多少貢獻呢?也許現實紛擾,當下無從判斷,有望後世的思想史家從這個時代去打撈那些真正第一流的成果。一如思想史上常常出現的情況,當代人所矚目的,往往是二三流的東西。


最近幾年,思想市場急劇萎縮,正在展開的思想爭鋒,還沒有獲得充分辯論,便開始消解,這留下了意猶未盡的遺憾。但是,這三十年的思想發展,依然值得讓我們重視。過去三十年,是中國過去一百多年來,最安定與開放的時代,其中固有很多局限,比如翻譯家冒充思想家,組織翻譯了西方某些思想流派的著作,他便也成了思想家;比如思而不學之輩,對西方對古人,一知半解便豎起思想大旗號令各方,妄人輩出。但是,其積累與試錯,對於不同的思想方向,或者說不同的思想流派來說,都將十分重要。我們反思和記錄這三十年的思想爭鋒,想在思想空間收縮之際,為過去三十年的思考,留下一個未來可以接續的線索。


我們發起此討論,並無派別之歧見、也無心更無力樹立一思想標準。我們願意開放地接納各方反思之文。合適者,也將刊出。

2022年3月1日 星期二

2021年,推荐几本读过的书

 内藤湖南:《中国史学史》
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版



这些年来,因为清史纂修工程,大量清代稿本、抄本获得出版,这些新出材料,是否会改写我们对清代学术的理解?虽然目前并无此类迹象,但未来并非没有可能。清代学术的成就非常丰富与复杂。今人对清代学术的理解,更多是奠基于从张之洞《书目答问》到王国维“清学三阶段论”所开创的范式。这一范式,后来受到顾颉刚的冲击,顾颉刚则依托于新发现的《崔东壁遗书》。清代出版业不像今天这么繁荣,如果不是身处江南或者北京这样的文化中心,著述刊刻绝非易事。民初那代学者,除非自有家学,否则对清学的理解,也是依赖于《书目答问》所给出的版本线索。其实,很多清人的著作或者批注,直到今天也没有出版。试举两例,我身边有朋友分别关注“太谷学派”和四川刘沅所创立的“刘门教”。这两个学术团体,现在也鲜有人知。

内藤湖南这本《中国史学史》,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对清代史学史的梳理。这部分占据全书的三分之一,明显也是他最下功夫的部分。内藤湖南那代日本学者,尝试大力占有中国学术的基础史料,从甲骨到泥封到各类遗书,而他们并没有受有意引导文风的《书目答问》之类著作影响。所以他们对清代学术的理解,异见迭出,另有精彩。比如那珂通世在1903年就出版了《崔东壁遗书》,日本之后已经出现了“尧舜禹抹杀论”之类观点,比顾颉刚早了二十几年。这甚至引发了后世一个疑问,“古史辨”的思想渊源是否在日本的白鸟库吉和内藤湖南那里?最近几年来,一些学者认为,顾颉刚并不清楚白鸟库吉等人的具体言论,顾颉刚也是完全基于《崔东壁遗书》而发展出的“疑古论”。内藤湖南此书十分精彩,对于另一位清代学术史的总结者梁启超,此书未作细致分析,只有一个小标题,“不知其意而妄作者”。内藤其意,读者自行体会。


兰德尔·柯林斯 迈克尔·马科夫斯基:《发现社会:西方社会学思想述评》
商务印书馆,2014年版



成为教科书,对于一本书来说是一种荣耀,但也可能是一种陷阱。本来妙趣横生的书,因为是教科书,瞬间就失去了趣味。读教科书要正襟危坐,读闲书,则坐着躺着趴着都可。这本《发现社会》,因为是教科书,差点就让我失去了趣味。没想到却是一本十分有意思而且十分重要的书。此书分别梳理了法国社会学、德国社会学和美国社会学的传统,夹杂着重要社会学家的个人传记,而这些社会学家几乎无一例外,生命历程都很复杂,所以虽然是本教科书,但却让人手不释卷。

当然更重要的是,此书让我发现了一个一向被我忽视的大思想家,那就是涂尔干。在中国流行的大思想家很多,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韦伯、施特劳斯、哈耶克,等等,涂尔干只是一个被限定在社会学范畴的专家,并没有被中国读书圈子视为大思想家。但通过《发现社会》,我却发现涂尔干的思想之于中国社会,却似乎更有“治疗”效果。涂尔干对法国爆发了诸如德雷福斯事件这样非正义的歇斯底里的公众浪潮发出疑问,展开了他的思考。而中国则有范围更大的公众大浪潮,也就是文G。背后的集体意识如何形成?今天在中国互联网上的各种禁忌,其实就是如同十九世纪资产阶级的繁文缛节塑造着法国的集体意识一般,塑造着中国当下的集体意识。

另外,近些年来在中国,有经济学家主张契约自由,反对最低工资等等。早在一百多年前,涂尔干就证明,必须先存在一种“前契约的团结”,然后才能使契约生效。“社会是建立在一种共同的道德秩序之上,而不是理性的自我利益之上的逻辑论证。”看完这本书之后,我想了解更多关于涂尔干的生活,却发现,中文世界竟然没有涂尔干的传记。 


约翰·威廉斯:《斯通纳》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奥登有一首诗,《无名的公民》,“他被统计局发现是/一个官方从未指摘过的人/而且所有有关他品行的报告都表明/用一个老式词儿的现代含义来说,他是个圣徒/因为他所作所为都为一个更大的社会服务/……”现代社会,除了罪犯和名人,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无名的公民”,该工作的时候他去工作,该婚育的时候他去婚育,在统计局眼里,他是一个正常的人,他的一生堪称“圣徒”。

但告别统计局视角,回到这个人自己呢?他的一生过的如何?这就是《斯通纳》这部小说的伟大之处。作为高校教师的斯通纳,一生行迹中规中矩,即便令他的生命翻江倒海的外遇,在旁人甚至他妻子眼里,也不过是一件茶余饭后的谈资。但这只是统计局的视角。回到斯通纳自己的视角,他的一生,有毅然决然的择决、有奋不顾身的抗争、有肝肠寸断的爱情、有无尽遗憾的愧疚。他的一生,外人眼里普普通通,其实历经征程,有爱、有恨、有无奈。现代社会,外在千篇一律的“无名的公民”,其实内在各有各的“波澜壮阔”。这部小说为什么令很多人动容,就是我们这些普通人,也能在这本写普通人的小说里能够找到共鸣。

 
阿兰·巴迪欧:《柏拉图的理想国》
河南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很多人常说,读书要读原典,或者说读书要读经典。可惜如我之辈,对经典总是缺乏耐心。柏拉图的《理想国》,翻开过无数遍,但从来没有读完整过。不过这本巴迪欧加工过的《理想国》我却非常喜欢。巴迪欧尝试发掘《理想国》对当代社会的意义,让苏格拉底的对话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某一天展开。一场庆典之后的港口,带着格劳孔的苏格拉底被人拦了下来,于是围绕着“正义”的话题,一整晚的对话开始了。对话的人物、对话的主题,依然来自古典的柏拉图,但对话的语境和所举的事例,却来自当代。

比如著名的洞穴寓言,“柏拉图的囚徒都成为了被当代大众传媒囚禁的观众”。“电影院”就是那个洞穴。身为左派的巴迪欧,借苏格拉底之口,既批犬儒冷漠的资本主义,用各种“新”产品淹没青年一代,而不希望他们获得主体的力量和思考的勇气。也批革命理想国的不可持续。“苏联取消了私有制,但强化了本该日渐衰亡的国家;而家庭的力量仍旧很顽强,所以党的领导干部们的孩子能够成为特权继承人。”这种加工,至少对我这类人来说,经典获得了新的魅力。其实整个西方哲学史,对《理想国》的不断加工是一种传统,“江山代有人才出”。比较近的例子,比如卡尔·波普尔和列奥·施特劳斯,波普尔截取《理想国》的片段,然后认为柏拉图是开放世界的敌人,要为后世的极权主义负责。施特劳斯则截取了另外的片段,认为整个西方思想史有所谓隐微书写的传统。二者对《理想国》的加工不同,导致他们现实生活中也水火不容,所以施特劳斯一定要把波普尔赶出芝加哥大学。

2021年2月15日 星期一

2020年末 推荐的几本书

 秘密生活:数字时代的三个真实故事》
作者: (英) 安德鲁·奥黑根 (Andrew O’Hagan)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中本聪的出现与消失,是这个时代最离奇的事件之一。注意到这本书,完全是因为第二章,对澳大利亚“中本聪”克雷格·怀特(Craig Wright)的报道。作者是最接近怀特的记者,也见证了怀特如何从最有希望证明自己是中本聪变成了再无翻身可能的“骗子”的经过。作者相信,怀特就是那个发明比特币的中本聪,或者说至少也是中本聪的三分之一。组成另外三分之二的两个人目前已去世。但怀特在关键时刻却又使用了拙劣的伪造材料,让整个证明行为变成了笑话。作者认为怀特是故意的,他表面上急切想证明自己是中本聪,但实际上却让所有把他和中本聪之间可以建立联系的证据都给污染了。作者最后提出,怀特或许比中本聪更重要,他是自我戏剧化同时自我掩藏的产物,一种互联网时代新的人格表现。另外一个具有这种人格的则是比怀特名气更大的朱利安·阿桑奇,书中另一主角。但这本书最让我震惊的则是第三个主角罗纳德·平恩。

2020年,世界因疫情而进入了居家隔离时代,从社交到工作,人们都把自己隐藏到了屏幕后面。当人与人之间不再面对面,我们所交往的这些活跃于屏幕ID背后的人,还会与我们以前所见到的那些人有一样吗?在最近的美国大选中,各类操弄网络民意的动作曾出不穷,有机构更动用AI技术虚构表达意见的受访者。表面上看,那些AI合成的受访者,语言、动作、外貌,乃至情感表达等等,与常人无异,但有技术发现,他们的虹膜不是正常人类的虹膜。也就是说,我们在社交网站、乃至媒体上,所能看到的一些意见表达者、评论员、意见领袖,背后可能是人工智能,而不是真实的人类。他们已经影响了某些人的政治意见,乃至影响了选举结果,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

罗纳德·平恩,是本书作者虚构的一个人物。他根据一个年轻人的坟墓,虚构出了如果这个年轻人还活着,他会有什么样的生活轨迹。然后根据这些生活轨迹来丰富和坐实这个虚构的人物。在用各种手段,一步步获得了明确的面孔、地址、护照、税号、国家保险号码、折扣卡等等后,罗纳德·平恩用比特币购买毒品,去论坛里针对枪械发表意见,“他”有了朋友,也建立了生活“圈子”。“他”的人格逐渐明确。短短30天后,作者暂停了这个实验,想消灭罗纳德·平恩的存在,但互联网只要有痕迹留下,某些东西就永远无法清除。距离罗纳德·平恩的实验六年过去了,在人们都开始居家隔离以后,真实身体的面对面日渐不重要。这六年里,又有多少新的罗纳德·平恩被发明出来了?当这些种种虚构的人活跃在我们的生活周围时,我们工作的同事、我们喜欢的偶像、我们所追随的领袖、我们寄托情感的网上朋友乃至恋人,都还有实在的肉身吗?这样一个人类社会,肉身还重要吗?在2020年的阅读里,这本书最令我震动。

中本聪的真身是谁,恐怕永远也不可能再有明确结论了,但是中本聪在互联网世所留下的记录,已经让他具有了难以磨灭的人格。后中本聪时代,基于互联网、基于区块链,速朽的肉身,与互联网记录所塑造出来的人格相比,可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人类社会真的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希特勒与德国人》
作者: [美] 埃里克·沃格林 Eric Voegelin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我们正在经历着历史的转折。过去这么讲,可能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但这两年,无论左中右,恐怕都不会反对这个说法。身在历史中的人,能理解这种转折吗?研究思想史的大师埃里克·沃格林,把目光聚焦在了二战前的德国,他想解释,在那个世界史的转折时刻,像希特勒那样的人,为什么能够在德国获得统治权。那是因为作为魔鬼的希特勒,难以解释地引诱了德国人吗?不是的,作为一个边缘人的希特勒,他是被几百万选票主动选上去的。希特勒的掌权源于整个民族的糊涂。人与精神的疏离,从而导致了人的非人化。这样的人,失去了现实体验,被民族、国家等等套话牵引着,无所事事、发布命令或者教导他人,他们因为精神上的无知,被精明的政治人物利用,推动历史走向了悲剧。在下一个历史阶段,他们也并没有进行精神批判,而只是继续用一些套话反省。所以,民族的糊涂依然继续。沃格林说的是德国。中国恐怕更是如此。在疫情初期阶段,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想与现实进行观照。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作者: [美] 塔拉·韦斯特弗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儒家文明影响之下,积极进取的东亚人,总把目光盯着最强者。明治维新时代,仰慕法国的日本,以法国宪法为参考制定宪法。但当普法战争中普鲁士击败法国后,迅速改弦易辙,改以《普鲁士宪法》为蓝本。中国人也一样,眼里只重视那些强盛而亮丽的面向,对背后的不和谐往往避而不谈。过去,在中国的各类书籍中,很少关于美国中西部社会状态的介绍。所以最近四年来,美国社会所出现的混乱与反智,让很多知识分子诧异。这种诧异又令很多人产生了过激反映,或者轻率地认为美国本质是腐朽而落后的;或者认为美国的强盛其实根源于这些“混乱”与“反智”背后的力量。各种离奇言论层出不穷。

不管怎么样,对美国社会中那些跟宗教、种族、阶级相关的不和谐的事情,并不应该回避,而应该充分了解。这本书,作者成长在一个极端反现代社会的摩门教家庭,十七岁之前没有上过学,一家人从来不去医院,父亲和长兄动辄以上帝的旨意来控制家庭成员。作者最后走出大山,自学考试进入大学,成为剑桥大学的博士。此书是她对自己人生的救赎之作。非常感人。对我来说,也是理解特朗普一部分支持者的生活状态的最好入口。


《生死疲劳》
作者:莫言


多年前,听过莫言的几次演讲,非常喜欢,但是打开他的书,却总是无法看下去。今年连续看了几本莫言的小说以后,很为自己过去的状态而困惑。莫言的小说太好看了,竟然错过了这么多年。仔细想来,或许年轻时候,人比较急躁,难以静下心来。莫言的文字能力,在汉语世界可谓登峰造极。看他的小说,如果不细细地跟随他绚烂的语言和精密的布局,而只是追踪故事情节,那恐怕会迅速迷失在文字的丛林里,找不到前进的路。过去的我应该就是这样。《生死疲劳》按照六道轮回,用驴、牛、猪、狗、猴、人的口吻,叙述着地主西门闹一家和长工蓝解放一家几十年来的恩怨情仇。文字汪洋肆虐,故事跌宕起伏。在中国的传统中,小说一向是讲故事为主,但近代以来,可能是追随东欧传统,赋予了小说启蒙的作用。所以,小说变成了讲道理的载体。在莫言这里,虽然没有太多历史哲学式的话语,可能会让小说深度不够,但是对故事的雕琢,让他的作品成了精密的艺术。《生死疲劳》是莫言倾注了非凡写作功力的作品。

2020年1月16日 星期四

年末推荐的几本书

《被禁锢的头脑》
作者:[波兰]切斯瓦夫·米沃什
译者:乌兰/易丽君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为波兰驻法国大使馆的文化参赞,米沃什活跃于知识分子们的派对中,与艾吕雅、聂鲁达等人相熟,但是他难以接受法国人所认为的,“普遍思想”对于整个地球都是正当的。因为他来自波兰,他知道这些“漂亮的空话”意味着什么。他已经看到了很多文化界的朋友,尽管他们曾经有过活跃的个性,见证过苦难与多彩的生活,但现在,他们正被一种来自苏联的“普遍思想”切割掉过去,变成伪装者,思想的奴隶,或者被处决的秩序的敌人……米沃什作为一名敏感的诗人,在这种“普遍思想”禁锢他之前,选择与波兰体制决裂,流亡西方。1950年代,米沃什写下了《被禁锢的头脑》一书,他称这是与20世纪的恶魔——对历史必然性的黑格尔式信念,认为历史沿着注定的路线发展——所进行的斗争。今天,东欧的体制早已解体,米沃什也成了波兰历史上反抗极权的“道德人物”。但“被禁锢的头脑”依然在地球上的某些地方比比皆是,比如东亚某国。而且在大国崛起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中,比例似乎还特别高,历史必然性的内涵不同了,但是为了沿着“注定路线”发展而“统一”(或者曰禁锢)思想的路径依然继续。在21世纪的今天,上个世纪前半叶的几本书,与我们的距离似乎突然变近了。比如《被禁锢的头脑》,比如《动物农庄》,比如《美丽新世界》。


《说吧,记忆》
作者:[美]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译者:王家湘
上海译文出版社

纳博科夫的小说,我谈不上特别喜欢,但这本《说吧,记忆》,每隔一段时间总想拿出来翻翻,不过一向不是从头到尾的通读。人在年轻的时候,细微的感情与感受特别丰富,但大多是水上留痕,转瞬即逝,记忆甚至都来不及捕捉。纳博科夫却在几十年后,把这些痕迹写成了一本书。因为这是滋养他一生文学书写的基础。在完成这本自传前,他其实已经在不断反刍这些少年时的情感了。比如小说《天赋》里面,诗人记起自己生病时,母亲给他买圣诞礼物的场景,礼物是“一支巨大的多边形的费伯牌铅笔,四英尺长,粗细度与之相称。”《说吧,记忆》证实,这是纳博科夫自己的一段经历。甚至,那本给纳博科夫带来盛名的小说《洛丽塔》,主人公所爱恋的少女,在《说吧,记忆》里也有其影子?那段感人至深的少年人爱情,从乡下小路到彼得堡的各类博物馆,热恋中那些细腻的感触,在几十年后回忆想起来依然令纳博科夫痛苦不已。布尔什维克的革命,让纳博科夫举家逃亡,从此离开了他的所爱。对于人类的心灵来说,外在的物质环境,绝非决定性的。作为俄罗斯贵族的纳博科夫,他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和经历的事件,距离今天的读者都非常遥远了。但是他的心灵所体会的那些情感,却应该是每个读者或多或少都曾有过的。只不过,谁能有纳博科夫书写和记录的才能呢?但是读他的书,多少可以激活我们自身的一些情感记忆。


《枕边书》
作者:[美]帕梅拉·保罗 编
译者:濮丽雅
湖南文艺出版社

与其他几本书相比,这本书不算经典,但是很有意思。“枕边书”是《纽约时报书评周刊》的一个专栏,内容全是对作家的访谈。这本书是这个专栏文字的合集。美国有两个最著名的书评类杂志,一个是《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以书评的形式谈论文化与时政,读者以知识分子为主,(这也是四季书评所学习的对象);另一个就是《纽约时报书评周刊》(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依托于《纽约时报》,面向大众的文化类刊物。《枕边书》来自于后者。这里所访问的作家,其实涵盖面十分广泛,包括了施瓦辛格、美国前防长鲍威尔、美剧《绝命毒师》主角扮演者布莱恩·科兰斯顿等等。当然,更多的还是尼尔·盖曼、大卫·米切尔这类写作文学作品的作家了。“枕边书”专栏,如名所示,是给人睡前阅读的,这本书也可以发挥这个作用。只不过,当很多作家访谈整合到一起之后,其信息含量就不是短暂的睡前时间可以消化了。因为同样的话题,不同的作家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比如对待《尤利西斯》和《白鲸》的态度;而很多作家共同推崇某些书某些人,也会让人好奇,比如不下五个人提到《愤怒的葡萄》,在世的作家中,非虚构作家作家迈克尔·刘易斯和加拿大小说家门罗,则格外受到重视。翻阅这本书,大致也可以了解英语世界的文坛现状,这与中文世界通过翻译来了解的英语文学界也许有所不同。比如,书中不止一个人表示喜欢的历史小说《提堂》、作家爱德华·圣·奥宾的《梅尔罗斯》系列小说,过去我毫不知晓,在中文世界似乎反响也不大。这类可挖掘的信息还有很多。


《荷马之旅:读书与远行》
作者:理由
出版机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荷马史诗是西方文化的万泉之源,中国与之相对应的著作大概只能是《诗经》了。只不过,现代人进入荷马史诗的世界,要远比进入《诗经》的世界更容易。因为精神层面上,希腊人属于现代。《荷马之旅》一书,是中国老作家理由,消磨了四年时光,围绕《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两部荷马史诗,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之后的结晶。理由在踏足荷马史诗所提及的众多地方后,参照诗句内容与西方所积累的庞大“荷马学”成果,尝试抵达西方的文学之源。理由观察敏锐,探访过程也生动有趣,且全书充满了关于文学与历史思考,这是一本可以带领中国读者认识荷马也认识世界的好书。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
作者:《巴黎评论》编辑部(The Paris Review)
译者:多人合作
出版机构:99读书人|人民文学出版社

海明威说,“每期《巴黎评论》我都有,我非常喜欢上面的访谈。如果把它们编成书,那将是伟大的书。”从1953年创刊至今,一共三百多篇的访谈,几乎囊括了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全世界最重要的作家,这已经成为当代文学的独特文本。由“99读书人”组织翻译的《巴黎评论·作家访谈》在2019年出版到了第四卷,同时也开始翻译出版《巴黎评论·诗人访谈》卷。外语文学的中文译本,拓展了中文读者对于文学本身的理解与想象;而《巴黎评论》这些作家访谈的译文,则让中文读者密集地直面那些叙说着“智慧、荒唐、愤怒之言”的大作家们,了解他们创作时的内心,了解他们的焦虑与希望,他们的习惯、技巧与性情。这一“伟大的书”影响之下,中文世界新一代的读者与写作者对于文学的理解与驾驭,也许将抵达新的高度。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Libra及穩定幣江湖

亞洲周刊 2019年11月10日 第33卷 44期

在最初的幾年,比特幣的獲得非常容易,有些志願者為了推廣比特幣,甚至願意向人們免費贈送。二零一零年的那個故事,用一萬個比特幣買了兩塊批薩,現在經常被人提及,這個故事不止說明這九年間比特幣所等價的財物已經有了怎樣巨大的飛躍,更說明,九年前比特幣的獲得輕而易舉,所以才不會珍惜。

以中國為例,以前人們可以通過淘寶購買比特幣,各類交易所也是遍地都是。但現在,一個新的入場者要買比特幣,或者任何其他的虛擬貨幣,需要繁瑣的KYC認證。而且,如果這個中國人不懂場外交易,只希望通過現貨交易所,那麼,在大多數交易所,他會連註冊的機會都沒有。不止中國人,美國人同樣也被很多交易所拒絕。這是因為,伴隨著虛擬貨幣價格的飛升,很多國家對虛擬貨幣的買賣制定了嚴厲的法律,為了規避被監管,這些交易所往往拒絕向這類國家的人服務。

這令全球的虛擬貨幣交易出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完成從法幣到虛擬貨幣轉換的第一步,在很多地方其實具有很高的門檻。這便令「穩定幣」(Stablecoin)應運而生,穩定幣是指那些錨定某種法幣、與法幣按照一比一進行兌換、基於區塊鏈技術而生成的虛擬貨幣,其實就是一種資產憑證。穩定幣的最大不同在於,發行機構一般都聲稱,自己儲備了足夠的法幣,可以隨時滿足持有者按照一比一匯率換回法幣。而且,穩定幣可以通過其官方網站直接兌換,不一定要前往交易所購買。所以,主營幣幣交易的交易所,一般都建議用戶先去換穩定幣,然後將穩定幣轉入交易所,再進行幣幣交易。比如最大的幣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com)就有這一類的專門指引。

所以,在目前大多數國家沒有放開法幣與虛擬加密貨幣自由兌換的時刻,穩定幣其實成了虛擬貨幣世界的入口。這催生了USDT這樣的龐然大物。誕生於二零一二年的Tether公司,通過發行的與美元錨定、一比一兌換的USDT,一直佔據穩定幣市場百分之八十的份額,成了區塊鏈行業最大的贏家之一,也成為美國監管部門常年與之訴訟的對手。

不過,USDT的優勢,在遭遇Facebook這樣的互聯網巨頭時,似乎完全看不到什麼勝算。今年六月十八日,Facebook推出了Libra穩定幣的白皮書,錨定包括美元在內的一籃子貨幣,發行一種與美元一比一等價的穩定幣,「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全球貨幣和金融基礎設施,為數十億人服務」。Facebook在全球有二十六億的用戶,加上Uber、eBay、PayPal、Mastercard、Visa等巨頭也願意加入Libra的合作陣營,Facebook的志向顯然已經不只是作為幣幣交易的入口,而是讓穩定幣直接成為全球金融流通中的支付工具。

Libra對手是美元

所以,Libra在一定程度上,其對手不是USDT,而是美元本身。這令Facebook遭到了監管部門的高度警惕,在多次聽證會之後,十月以來,Paypal、eBay、Visa等也紛紛退出Libra陣營。Libra遭遇了槍打出頭鳥的命運。這也是十月二十三日,扎克伯格在美國眾議院作證時,說出「我們需要討論不創新的風險,尤其需要考慮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的前因後果。

從虛擬貨幣到支付貨幣

確實,如果中國央行主導下推出自己的穩定幣,無論這種穩定幣是錨定人民幣一種,還是錨定多種貨幣,這種穩定幣在中國十四億用戶的「共識」之下,都可以擊潰USDT這類持有者從來沒有超過百萬的對手,而成為虛擬貨幣市場新的入場工具。有了Libra的先行探索,中國央行版穩定幣肯定也不會只滿足於虛擬貨幣市場,而一定會追求成為全球數十億人服務的基礎性支付貨幣。如此,人民幣的國際化也可以在此獲得突圍。

從Libra開始,穩定幣的江湖已經完全換了玩法。在中國大力提倡區塊鏈技術、央行虛擬貨幣箭在弦上之際,美國監管部門是否也會放生Libra,似乎也不是沒有可能。伴隨著人類生活對於互聯網的依賴越來越深,人類的交易也大多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如何依託於線上原生態的、依託於區塊鏈難以偽造與增發的支付工具進行金融體系的重塑,已經成了急切問題。從Libra的嘗試開始,不止中國央行,很快更多國家的央行也將下場參與這場穩定幣的遊戲。其實,那個時候,穩定幣這個詞應該也將成為過去。■

https://www.yzzk.com/cfm/blogger3.cfm?id=1572492253589&author=%E6%9D%8E%E6%B0%B8%E5%B3%B0

區塊鏈從金融到人工智能

亞洲周刊 2019年11月10日 第33卷 44期

區塊鏈作為一項技術,並不是如原子彈技術、超級計算機技術那樣,需要高度保密,設置門檻,防止對手進入,以便可以保持優勢。比特幣發明者中本聰自從將密碼學原理、按時間戳記形成數據區塊、工作量證明、點對點節點的檢測與廣播,以及對算力優先者的獎勵,這一切本來分散在不同學科內的技術與機制天才地綜合在一起之後,區塊鏈其實在技術上沒有秘密,關鍵是如何應用的問題。區塊鏈並不是一個計算機行業內的技術課題,而是涉及眾多領域,包括金融、法律、組織激勵機制等等在內的社會問題。

如果說今天區塊鏈還有技術上的缺陷,那就是如何把目前只能完成少量信息轉換的問題,擴大成為大量數據的轉換。區塊鏈技術目前最大應用是在金融領域,未來恐怕則在人工智能領域。當整個社會充分以人工智能來維持之後,機器所獲取的數據遠遠超過了人類處理的能力,而機器對這些數據的解讀也一定會超越人類的理解,就如不斷升級的圍棋機器人AlphaGo Zero為什麼要這樣下棋,人類已經不可能再懂了,這個時候,只能是通過其他的機器來驗證其中某台機器對於數據的解讀。就如同區塊鏈中的節點需要驗證其他節點的交易一樣,區塊鏈會成為人工智能之間的協作機制。

在金融領域的應用與人工智能領域的應用之間,還有第三類應用,那就是根據區塊鏈可溯源、不可篡改、又有激勵機制等等特性,而把區塊鏈的技術思路應用到目前的其他行業。但這些應用有一個重大挑戰,這個挑戰不是技術層面的,而是社會層面的,那就是如何讓信息充分上鏈的問題。比如有人想通過區塊鏈解決盜版的問題,如果所有的知識產權成果都能上鏈,那麼這些成果每被使用一次,鏈上都有記錄。但是,誰才有能力讓這些成果全部上鏈呢?今天,人們提出了眾多的區塊鏈技術應用與落地嘗試,最後有的無疾而終,有的乾脆變成了騙局,其原因在於提出者並沒有充分的社會權力,讓現有的社會機制配合他完成信息上鏈的基礎工作。

今天,中國政府的最高當局開始大力推廣區塊鏈,這可能會成為一種促使現有的社會機制充分配合信息上鏈的機會。這可能會讓中國更早更廣泛地在金融領域之外利用區塊鏈的技術。區塊鏈是一種分布式的社會組織機制,需要人(鏈下的現有社會)與機器(搭建區塊的節點)之間協作才可能發揮作用。所以,比特幣最初的理想是無政府主義的,但在金融領域之外,政府充分介入其中,是有助於其他領域的落地應用的。■

https://www.yzzk.com/cfm/blogger3.cfm?id=1572492253449&author=%E6%9D%8E%E6%B0%B8%E5%B3%B0